首页官网首页 > 行业新闻 > 阅读资讯:京东“动刀” 互联网中高层走出舒适区

京东“动刀” 互联网中高层走出舒适区

发布时间:2019-08-07 09:58阅读次数:分类:行业新闻

K图 00700_21
K图 jd_31

听上去或许有些不可思议,但离职员工已经在用谈论国企的语气谈论,这家曾是亚洲市值第一的互联网公司。2014年离职的王允文对第一财经表示,在他看来,离开的那些人多数很有想法,有能力或者说是认为自己很有能力;而留在的员工多数不喜欢变化,倾向于过稳定的生活——离开的员工更有创新能力。


失去创新能力、缺乏新鲜血液是大企业的通病,20岁的似乎是动作最为迟缓的一个,直到2018年年末,才对内“动刀”释放优化中层干部信号,但是第二个宣布对中高层“动刀”的公司。

这波互联网的优化潮中,第一个公开宣布要对高管“下手”的其实是京东。中高层或许是最容易懈怠的那一批人,轻易变为传声筒或大螺丝钉。在一次变革或调整中,对中干、高层的调整往往也有更有力度。

:离开的,留下的

在时,王允文负责一款游戏产品的运营,最让他头痛的是每个月KPI,他形容完成KPI是“磕药”和“小驴拉磨”。

王允文不想频繁地在游戏里设置抽奖或预充值,在他看来这是一个短视的行为,会伤害用户体验,“但项目经理就会天天跟你算,你每个月还差多少,就会像磕药一样,每个月去磕KPI。”

王允文想把精力放在研发上,他又有许多新的想法,一些别的游戏没出现过的玩法,“但我背着KPI,我不可能去试错的,我只有用抽奖的暴力做法去完成KPI,就像小驴拉磨一样去追KPI。”

2014年,王允文离开了,去了一家创业公司做游戏运营,至少在这里他可以将自己的想法落地,实现在游戏产品上。王允文2010年从上海一所“985”高校研究生毕业后即入职,他告诉第一财经,和他同时进入的校招生中,至少一半已经主动离开。

如果说前期离职员工的困扰是自主性,后期离职员工则面临着一个更加现实的问题,很难再在工作上获得晋升。

2018年3月,李阳从工作了8年的微信事业群离职,他筹划离职的时间不亚于王允文,却一直在等或者说熬。直属领导对他进行了挽留,却无法给一个足以让他留下来的承诺,甚至于领导自己都想走,“晋升不上去了,内部也不太公平。离职的想法有好几年了,一直在找好的机会,刚好出现了好的机会就走了。”李阳称。在新公司里他担任CEO一职,这家公司背后不乏知名投资机构。

离开的员工,更倾向于选择美团、滴滴、拼多多等互联网新势力,或者一家自己能作主的小型创业公司。这些公司晋升通道更为明晰,员工也更容易获得期权。某种意义上,已经过于庞大,不再适合那些总是想要创新的员工。

“在,很多资深的运营、产品会为了一个项目吵得不可开交。这时候如果一个年轻人、刚毕业的学生有想法,资深员工都吵得不可开交,那他们即便说出来也没人听,或者听听就算了。可游戏互联网行业和传统行业不一样,它并不是一个经验导向的行业,并不是你资深你就能判断出行业方向的。”王允文称。

创新空间被压缩、晋升通道不明显或许是大公司的通病,而饱受内部员工中诟病的一点是,这家推崇赛马机制的公司中,最受欢迎的员工胜在内部人脉上。

一位离职员工告诉第一财经,在内部,最受欢迎的一拨人普遍在2009年或之前入职,和各部门负责人相熟,往往能为自身所在部门协调到更多资源,被同事称为“内部商务”,这批人能力、技术或许并非最高、最强,却是各业务部门争抢的对象。

这些问题如果发生在一家国企,外界或许不会那么意外,可是中国头部互联网公司,是创新的代名词。诞生于互联网方兴未艾、也是移动互联网的受益者,但失去创新能力后,产业互联网是否还有一席之地?

问题是在组织架构调整前暴露的,甚至要更早。2018年9月30日,公布了历史上第三次组织架构调整,原有事业群被打散重组,组织架构调整后的要全面拥抱产业互联网——这是一个此前并不擅长的领域。马化腾在架构调整前的香港战略会上向总办同事提问,“一两千个总监级干部里,30岁以下的有多少?”答案是不到十人。

和友商相比,阿里诞生了85后的淘宝总裁;和20年前的相比,马化腾等人创办时年纪不过27岁。


TAG:
最后修改时间:(2019-08-07 09:58)

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: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与员工,王允文,KPI,离职,互联网,游戏,2018,架构的相关产品

资讯中心

联系方式